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嫁给男主他爸爸_ 17.017-

时间:2021-05-28 12:3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九州大人小说嫁给男主他爸爸 17.017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赵先生, 你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乔颜开门见山地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赵君谦上前半步, 喉结微动,“乔颜, 我只想听真话。”

    乔颜:“…………”特喵的我讲的就是真话, 可你不相信啊,非得逼我瞎编是吧。

    而且说话就说话,距离那么近干嘛, 不知道自己的荷尔蒙散发的很猛烈么,声音还那么磁性,简直让人耳朵痒痒。

    “你…真能联系这家医院的院长?”乔颜后倾着身子确认般地询问。

    赵君谦颌首,眸色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而后退回到刚才的安全距离,让乔颜禁不住轻吐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, 我说。”乔颜无奈地摊手。

    这句话是多么地熟悉,还记得上次面对他的查问, 她最终选择‘坦白从宽’时也说过它。

    现在又来一遍,一样的配方, 一样的味道,一样的……谎话连篇。

    唉, 自古真话没谁听, 总是套路得人心!

    乔颜抹了把脸,在大霸总沉着深邃的目光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的, 我当时听说父亲病危, 家里没钱医治, 男朋友又劈腿给我戴绿帽,伤心冲动之下就幼稚地想报复回去,然后阴差阳错地发生了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你说给我补偿,看到那一百万时我是很开心的,想到父亲以后能有钱看医生,我就拿着它迫不及待地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你所想的那样,我收下那一百万就是为了能够治好我爸的腿伤。”

    乔颜捂着脸将对方猜测的答案补充的更完整连贯、更有信服力,说到最后差点连她自己都相信了。

    艾玛,我真是个清雅可人坚强善良单纯不做作的白莲花呀。

    乔颜低下头,肩膀轻微地耸动,看着就像是被打破了骄傲和自尊心,在崩溃而隐忍地哭泣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正在使劲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,以免自个儿憋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对面那人如愿听到这个‘真相’,不知道是什么反应,好像并没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乔颜忍不住瞎琢磨着,下一刻,一只大手落在她的肩膀上,渐渐地收紧了力道,沉稳而又有力。

    “你,和你那个男朋友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大霸总的关注点总是那么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啊?哦,回去就分了,已经很久没联系过,大概这辈子都不会见到了吧。”乔颜如实回答,顺嘴立下一个flag。

    人都拉黑了,能联系到才有鬼嘞,渣男主估计正沉浸在初恋菇凉的温柔乡里,不说不会想起联系她,就是联系也八成找不到她好不啦。

    关于分手这件事上,除了不能透露前男友的名字外,她其实也没什么好瞒的。

    肩膀上的那只大手握的更紧了,让乔颜觉得有点紧张,感觉像是被他一把抓到捏住了后颈提溜起来一样,想跑都跑不掉。

    不过,她现在更关心的是赵君谦说话算不算话。

    她已经说出他想听的‘真话’了,那他之前提到的帮忙联系院长那件事,还作数的吧?

    “赵先生,联系院长那件事,您看……”乔颜厚着脸皮提醒。

    赵君谦终于肯松手了,对乔颜淡淡一笑,俊美的面容仿佛被加上了美颜,霎那间绽放出无限光华,令人惊艳非常。

    乔颜只觉得自己被如此美色晃花了心神,等反应过来时,只见赵君谦已经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只朝那头说了两句就挂断了,然后告诉乔颜事情已经办妥,医生很快就会到病房进行会诊。

    乔颜:“……”感觉到了来自权势的诱惑!

    “那什么,我们去病房等着吧,我爸还没醒,我比较担心他。”乔颜感谢之后提议道。

    赵君谦点头,一副随她安排的绅士摸样,配合他那格外优秀的外形和样貌,让人无比心动。

    乔颜侧过脸避开这个发光体,想想招惹上他走原剧情的下场,瞬间就把心中那点刚起的悸动给掐灭了。

    爱情和性命,当然是小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病房,发现躺在病床上的乔父已经醒了,正靠在床头一脸笑容地吃着饭,看到他们进来,脸上的笑意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赵总吧,多谢你对我家小颜的照顾了,我这下可就真放下心了。”乔父感慨道。

    乔颜看出,这次是他转来魔都后第一次发出真心的微笑,不像之前那么勉强,现在是浑身都洋溢着轻松的愉悦。

    他当初说是信了她的说辞,原来一直都存着疑惑,担心她是硬撑着担子故意骗他们的吗?

    虽然事实确实如此,但现在误打误撞地让乔父以为她说的都是真的也不错,至少在没有烦恼身心放松的状态下,更容易配合医生治疗,对他的身体有益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赵君谦点头自然地应道,只是那话就十分有歧义了。

    起码李秘书听在耳中的意思,就绝对和乔父理解的意思南辕北辙,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乔颜同样难免想歪,但是下一秒,她让自己保持一贯的自知之明,忽略掉那层更深的含义,只当自己没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,刚才赵总帮忙联系了医生,人家待会儿就要过来给你看腿了,你不要担心,有什么问题如实回答就行,对方医术精湛,肯定会给你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乔颜透露的这番话让乔父乔母欣喜异常,顿时眼睛大亮,也让乔小弟更为觉得他姐姐的老板是个大好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真不知道怎么感谢,赵总可是咱们家的大大恩人了,要不、要不我给您作揖磕个头感谢感谢?”

    乔母说着已经风风火火地站起来要给恩人跪下,这是她目前唯一想到也是唯一能做的最高道谢方式了。

    乔父立马示意乔磊也跟着做,好好谢一谢他们家的大救星。

    “可别,您客气了。”赵君谦立即弯腰把人拦住,李秘书赶紧上前帮忙扶起了乔母,顺手又拉起了乔小弟。

    乔颜这时出声劝道,“妈,医生马上就要来了,先赶快把这里收拾一下吧,赵总的好意咱们以后多的是时间感谢。”

    再说就是感谢对方的帮助,也不用卑微到磕头作揖啊。

    有了更重要的事情,乔母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,又再谢了一番赵君谦后连忙指挥着乔父赶快吃完躺好,让乔小弟把吃光的饭盒筷子等垃圾都收拾好扔出去,地也顺手打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乔颜想帮忙,却被乔母推到一边,叫她去好好陪着人家大老板说话,令乔颜有点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她跟大霸总该说的基本都说过了,不该说的这辈子应该死都不会开口,还有什么好说的,又不是真的老板跟员工的关系。

    直接点来说,他们两个其实就是炮友,只炮过一次的那种,处在一块只会略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医生来得很快,从打电话到来人,总共花了不到十分钟。

    而且,不单单是梁医生这个权威专家来了,他还带了一个团队过来,专门给乔父具体检查后做病情分析和方案的,个个都是相应科室的代表人物,阵容不可谓不强大。

    梁医生领着一群白大褂走进病房时,首先看到了赵君谦,感觉镜片后的眼睛闪了闪,会意地朝他点了点头,并没有当场多说什么,只是心里对待这次病患的态度上更重视了些。

    能劳驾院长亲自通知,还直接组了一个医疗小组,想来不是简单的病人,且又和赵总有关,他可不敢慢待。

    这番动静惊住了病房内的其他人,有同样排着梁医生号的病人和家属开始想往正主那边挤,看能不能让他也趁机给自己/自家人看看。

    他们想的很好,可惜被随行而来的护士给挡住了,不让随意靠近,以免影响检查诊断。

    梁医生当时正翻着乔父以前的病例和检查报告,被纷乱的声音吵得直皱眉,转头就和助手吩咐了一句,准备将乔父转移到单人病房,行动前为此还问了家属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能住清净的单人病房当然更好,费用不是问题。”乔颜立即保证道。

    若不是入院时抢不到单人间的,她也不会让乔父住到这么不适合养病的环境里来。

    有她这句话,梁医生心里有数了,不然不是还有赵总的吗,对方家大业大的,还能少了他们的医疗费不成。

    果然有人好办事,乔父很快被推到楼上安静又舒适的单人病房入住,并迅速被医生们围着做起了各方面检查。

    乔颜避出来,坐在门口的休息椅上愣愣地发呆。

    在脑袋放空了一会儿后,她查了下银行账户,感觉真是花钱如流水,等到将乔父的腿治的差不多了,还得赶紧给乔小弟治脚,估计到时候也得住院,处处都是花钱的地方。

    乔颜看着银行卡上那迅速减少的数字,觉得自己还得赶紧找份工作,有项收入来源才好,以防最后钱不够。

    病房里的会诊还没结束,乔母作为妻子不用多避讳,乔小弟更是男孩子用不着避讳,母子俩留在里面陪着乔父做检查。

    乔颜于是趁机用手机浏览各大招聘网站,开始寻觅合适的工作。

    原主在大学是学金融的,当时以为叫这名字的专业肯定赚钱多,于是就报了,结果幸运地被录取了。

    这个专业出来的确实不乏很能赚钱的人,不过那需要背景人脉和真本事,这些东西,乔颜一个都没有,干脆地pass掉。

    剩下的就只能拿着还算不错的文凭当敲门砖,找一些文职或者门槛低的工作做了。

    乔颜一边逐条查看网上合适的招聘信息,一边在心里默默打算着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工作?”身旁突然有人出声问,猛地吓了她一大跳。

    乔颜捂着砰砰跳的胸口转头去看,果然是某位大霸总,怪不得刚才听声音那么熟悉。

    赵君谦抬起下巴指了指手机屏幕上的内容,示意乔颜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乔颜缓过神,点头回道,“是啊,需要赚钱生活嘛,不能只进不出。”坐吃山空要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走了吗?”乔颜关上手机问道。

    刚刚送完乔父上楼,她就发现他和李秘书没跟上来,还以为两人直接走了呢。

    “就要走了,下次见。”赵君谦眉目低垂,眸光落在眼前人身上,轻轻道。

    乔颜顺势摆摆手,并再次表示谢意,“多谢你今天的帮助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她是希望如此,但是对方明显不觉得,临走前递给她一张设计简洁大方的烫金名片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联系方式,盛海集团正在招人,你如果去应聘的话可以直接找我。”留下那张名片,赵君谦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乔颜望着他远去的俊挺背影,感觉名片有点烫手。

    想随手扔进垃圾箱吧,又感觉这样对待帮助者有点不近人情,最后索性塞进了手包里,和银行卡放在一起,或许此后都不会再动它了。

    赵君谦离开医院坐上车,李秘书紧跟着开始汇报他从乔母那边打探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乔小姐从小相貌出众,品学兼优,家庭贫困,初高中由一些社会公司设立的慈善奖学金支助,一路顺利考上京市财经大学,专业是金融学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李秘书平稳的声音,原主的生平几乎被扒了个干净,好在前男友的身份没有被挖出来,毕竟乔家人根本不知道那是谁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李秘书不派人详查的话,乔颜想瞒的那件事很难被捅破。

    而赵君谦知道她不喜欢有人擅自调查她,所以根本没有深查她的打算,这次也只不过是想通过她的家人简单地了解一下她的过往,进而确定她确实如他所想,是个品质美好的女孩。

    那一夜过后的早上,是他误会她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到此为止吧,你注意着人事部,到时……算了,她如果来的话肯定会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赵君谦话落的同时,迈巴赫的车子飞驰而去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乔颜这边已经找到了几条适合她的招聘信息,挨个打电话过去具体询问过后,当即确定了两三家公司的面试时间。

    等搞定的差不多后,乔父那里的情况也基本可以了。

    梁医生经过一番亲自检查,已经对病人的腿伤状况有了详细的了解,接下来就是动手术,在此之前,医疗小组需要制定出一份具有可行性的治疗方案,争取将病患彻底治好。

    “谢谢梁医生,麻烦你们了。”乔颜真诚地鞠躬道谢。

    梁医生不敢轻易受她的礼,侧身避过了,而后叮嘱了一番乔父的忌口和护理要求,方才领着那群专家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俗话说,有压力就有动力,在院长和梁医生的重视下,医疗小组加班加点,第二天就将治疗方案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乔父在下午确定身体状态正常后,被推入了手术室接受手术。

    梁医生亲自操刀,带领自己的团队从下午忙到晚上,直至七八个小时过去,手术室上头的指示灯终于灭了。

    “医生们辛苦了,我爸怎么样?”乔颜连忙迎上去问道。

    医生摘下了口罩,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,当场宣布,“手术一切顺利,家属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谢谢医生,谢谢。”乔母和乔小弟听后差点高兴的哭起来,连声感谢医生们,一时间开心的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稍后,乔父被护士安全地推出来,因为麻药的关系,他还没有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乔颜留下又看顾了一天,确定乔父没有生命危险,手术真的很顺利时,她开始出去参加面试找工作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事是瞒着家里人悄然进行的,乔父的恢复期不错,乔母和乔小弟都在围着他转,并没有察觉到乔颜的异常。

    等她找到一份在五百强大公司做行政助理的文职工作后,乔父已经在渐渐好转起来。

    乔颜很快办理了入职手续,一边尝试着做好工作任务融入公司氛围,一边找到梁医生请求医治乔小弟的脚。

    “乔女士,令弟的坡脚只是因为脚骨没长正,想治好走路问题,需要把以前愈合不好的骨节打开重新拼接导正,这个过程会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梁医生拿着乔磊的X光片子,态度很好地向乔颜解释其中的关键点。

    乔小弟的脚不难治,主要是他能不能承受治疗中的那种碎骨般的疼痛,毕竟麻药和止疼药是不适合一直使用的。

    “我能,姐,我愿意治,正好过后和爸一起养伤,一起做复建。”乔磊神色期待,那双和乔父一样的虎目中闪耀着星光点点。

    既然本人都已经同意,乔颜随后又点头签了手术同意书,梁医生立马安排时间,将之前对乔父的会诊流程重来了一遍,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换成了乔磊。

    虽然说只是一个脚伤畸形愈合的问题,让专家团来有点大材小用,但是谨慎之下,他们还是用心做好了医治方案,并将病人的手术按照预期成功实施。

    于是,没过两天,乔父就换到了双人病房里,病友正是乔小弟,父子俩呆在一块正好让乔母更方便地照顾。

    乔颜本来担心她一个人看护两个病人,会忙的照顾不来,想请一个护工帮忙,谁知被乔母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请啥护工,乱花钱,我自己做的来。”乔母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天,她已经对这所医院熟悉了,打饭领药检查缴费等等都不在话下,甚至还能和护士医生说上话,跟清洁阿姨唠唠嗑,顺手的功夫就将家里两个病号照顾的妥妥贴贴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俩大男人,你请个啥样的护工?请男的来,我这边不方便,请女的来,你爸你弟那里不方便,还不如我自己照顾他俩舒服自在。”

    乔母也不是全然心疼钱,她自己私下考虑的很全面,毕竟也是在大医院见过市面的人了,眼界和心境都得到开阔。

    这一段经历,等她回了家,可以在村里吹一辈子。

    乔颜于是打消了请护工的念头,把钱给她留的足足的,然后全力投身到新工作当中。

    乔母终于察觉到不寻常,逮着她去医院看望的时候问她情况。

    “妈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销假上班了,公司在这里设有分部,正好可以就近看护爸和小弟,所以最近有点忙碌,等工作熟练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乔颜按照之前编好的理由,成功将乔母稳住,随后乔父他们也知道了,为闺女/姐姐骄傲的同时,他们自己也开始努力配合医生护士养好伤,争取不再给她拖后腿。

    有乔母在,乔颜轻松很多,医院的事几乎可以放手不管,只等两人的伤口痊愈,再安排他们做复健就行。

    只是这时候出了变故,某个大猪蹄子找来了。

    原本乔颜的新工作融入的不错,因为她不错的外形条件,在公司里还挺受欢迎的,平时工作中为此得了不少便利,让学习和工作方面都变的顺利很多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或许乔颜将来可以得到晋升,可以给乔父乔小弟提供更好的复健条件,可以一步步在魔都站稳脚跟,未来可期。

    但是一切美好的畅想还没一个个实现,就被大猪蹄子的到来打破。

    赵景翰找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乔颜正在上班,和众多小姐姐一起当个拥有小资情调的白领丽人,坐在闲适的办公室里喝着咖啡敲打着电脑键盘,生活是那么悠哉。

    忽然,前台美眉进来通知乔颜,外面有人找她,还是个大帅哥。

    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顿时调侃,问她是不是找了男朋友,不要藏着掖着,让大家也见见嘛,看看有多帅气。

    乔颜表示母胎单身自今,哪里会有什么男朋友,可能是认识的男性朋友过来找她有事。

    她猜测以为来的人是大霸总赵君谦,毕竟在这座城市里除了刚混熟的同事们,也就只有他是她额外认识的男性,而且颜值不低。

    但是等到出门一看,跟大爷似的坐在公司前台沙发上的那货,不是大猪蹄子前男友赵景翰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乔颜脸色不好地走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她都从京市跑到千里之外的魔都了,为什么这人还能找过来,阴魂不散了是吧。

    乔颜刚才脑海里倒是闪过不上去跟他见面,直接离开这家公司的念头。

    但是不说她刚入职辛苦适应公司氛围融入工作,一个月的工资还没拿到手,单论这家伙能找到这里,那下一步估计就可能找到医院那边。

    到时让家里人见到他,她的那些谎言岂不是要被揭穿到底了。

    乔颜还没有那么怂地躲他跟耗子躲猫似的,更不想让他被乔父他们发现,只能硬头上了,看他到底想干嘛。

    “乔颜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赵景翰一见面就把人拉住,戴着墨镜的脸上不满地质问她,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,为什么藏到这里来?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?”

    女朋友不打声招呼就悄无声息地跑了,简直是太不懂事!

    乔颜听他那一连串理直气壮的质问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想挣脱他的挟制却没成功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,你找我做什么,去找你亲爱的雅雅去啊,别再管我我就谢谢您嘞。”

    说的够清楚够明白了吧,狗男主为什么就是听不懂人话!

    这番话确实说的很明白,但是赵景翰却以为她是在吃醋和卖乖,俊脸上不由得涌现出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乔颜,我知道你不满意我跟雅雅往来,但你要明白,我的女朋友一直是你,从始至终就没有变过。”赵景翰深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乔颜并没有被感动到,反而恶心的浑身打了个寒颤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得了吧,我不是你女朋友,你爱找谁就去找谁,都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乔颜使劲摆脱了他,怎么可能还会愿意再回到原点,掺和到男女主你爱我我爱他他爱她的脑残恋爱游戏中去。

    等着将来被他们两个炮灰吗?想得美。

    所谓五百强的公司是人来人往很繁忙的,两人在大厅争执拉扯的这会儿,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边,其中不乏认识乔颜的其他部门员工,甚至还有跑出来装模做样打探消息的同办公室的同事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乔大美人和一个穿戴不菲的大帅哥纠缠,还以为是男女朋友关系,瞬间八卦心起,消息不到片刻就传上了公司内网,该知道的几乎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乔颜这边还在怒瞪着赵景翰,让他放手。

    特喵的神经病啊,她今天穿的这身职业装很贵的好不,都被他拽皱了有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怎么样,放过我行不行?”狠话撂下了一遍又一遍,人家跟没听见一样,只活在自己认为的世界里,还当她是嘴硬心软吃醋卖乖的傻女朋友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脑残是病,得治!

    “乖乖跟我回去,王静和小秋她们都很想念你。”赵景翰说完扯着人就想往外带。

    乔颜赶紧拉住沙发,死都不松手,同时心里极度无语。

    你踏马的说谎都不打草稿,她当初要走,王静还帮忙准备路费了呢,怎么可能盼望着她再回那个泥潭!

    至于秋姐,她们俩除了避孕药那次,根本没啥交集的好吧,人家想念个屁啊。

    如此拙略的理由,难得渣男主说得出口,看他一副急着让她回去的渣渣样,还不知道京市有什么事情在等着她呢。

    不回不回,坚决不回!

    但是说又说不通,最后争执到动手了,乔颜气怒之下不小心抓伤了赵景翰的脸,这下可捅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对方没了耐心,立即唤来了等在大门外的保镖,不顾乔颜的挣扎怒骂,直接将人扛起来准备带走。

    前台小美眉本来还在看热闹,在内网同步第一手八卦,突然看到这种架势,猛地还有点反映不来。

    卧槽,现在大帅哥都流行强制爱了吗?好霸道啊,女朋友不愿意就拖走!

    “愣什么呢,赶紧通知领导过来啊,万一是绑架怎么办?”路过的员工眼看着新来的大美女就要被这样带走了,赶紧敲醒前台妹子。

    “哦哦,叫了叫了,不可能是绑架吧,那人帅的一批,怎么会绑架女人,多半是男女朋友闹矛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只颜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等到乔颜所属的部门领导脱身赶来时,赵景翰一伙子早就没影儿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随后有律师上门表明了身份,并以受到乔颜男朋友委托的名义给她办了离职手续,领导都决定要报警找人了。

    而乔颜那会儿已经坐上了飞往京市的飞机,整个豪华的头等舱都被赵景翰包了,想找个人假装被绑而求救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赵景翰,你有病吧,说过已经分手了,你还来招惹我,你这是非法拘禁知道吗?是犯法的!”乔颜气急地喊道。

    乔父乔母他们还在魔都的医院里,如果有事找不到她了怎么办,该死的渣男主将她掳来,该死的飞机让她连打个电话报平安都不行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不敢当着赵景翰一行人的面打,万一暴露了家人的存在,让对方捏住了软肋,她岂不是更被动。

    “乔颜,不要再无理取闹了,乖乖跟我回去,安心当我女朋友,该给你的都会给你,吃醋也要有个限度,欲擒故纵这一招用的太久就很没意思了。”赵景翰臭着脸斥责道。

    他这副傲气霸道的模样,和之前在公司大厅的温柔诱哄完全不一样,明显是个提上裤子不认人、放下碗就骂娘的自私凉薄之人,谁敢信他啊!

    乔颜坚决不认他定的罪名,却又逃脱无望,索性冷着脸漠然地无视他,心累到懒得搭理他,反正也说不通,何必再白费力气,还是想想下飞机后怎么找机会逃走。

    想逃走总需要力气吧,乔颜可不会学小白女主那样傻傻地绝食抗议,空姐端上来的食物她都吃的干干净净,决定为之后的行动积攒力量。

    谁知赵景翰那么不要脸,他丫的直接在吃的东西里面下安眠药!

    乔颜吃过饭后就忍不住冲上头的睡意,倒在躺椅上迅速睡的人事不知,再醒来时已经是在行驶中的车上。

    “到京市了?”乔颜面不改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的语气很平静,像是已经放弃了因为吃醋而耍弄的那些小把戏,让坐在旁边座位上的赵景翰满意不少。

    “嗯,现在正去我名下的一栋别墅,你暂时先住在那里吧。”他一锤定音,就如同以往和原主相处时那样,根本不会考虑到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乔颜已经懒得再说什么,只是保持看似已经服软了的态度,降低对方的警惕心,以谋后路。

    经过这遭,她已经决定了,不找个机会狠狠教训一下自以为是的渣男主,出不了她心头那口恶气!

    大猪蹄子,等着吧,很快就叫你知道招惹女人的下场!

    至于大猪蹄子带他回来打的算盘,乔颜猜测,左不过是跟他的那位初恋白月光有关,比如挡箭牌什么的。

    乔颜有了打算后,压抑着满腔的怒火,对于赵景翰的安排并没有多做反抗。

    虽然即使反抗了,也不会有什么卵用就是了。

    赵景翰带着一群保镖一路将乔颜送到他说的那处别墅,全程都有人看管着,乔颜根本没找到脱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乖乖待在这里,等两天会有个宴会,由你来做我的女伴,到时王静她们也在,好好和她们叙叙旧。”赵景翰临走吩咐了一番。

    乔颜忍不住依旧刺了他一句,“为什么不让许雅雅陪你去,她应该很乐意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她应付不来。”赵景翰提到这事就捏起了眉头,一副很是苦恼的样子,看起来不想再跟乔颜提及这样的话题,他转头上车就走了。

    乔颜被留在原地,身边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保镖,外加几个长得壮实的佣人,想逃跑估计很难。

    赵景翰这狗子,显然还是对她不放心着呢,做这样的安排,相当于变相地把她囚禁在这里了啊。

    “小姐,该进去了。”身后的女佣人提醒道。

    乔颜瞄了瞄站在两旁的两个保镖,遗憾地收回寻找逃跑路线的目光,叹口气转身往里走。

    别墅装修的还算不错,就是可能经常没人住的关系,没有多少人气儿,整个显得冷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佣人给乔颜安排的房间在二楼,是个中规中矩的客卧。

    很明显,她不想被禁锢着自由住进这里,人家也没准备把她当成这里的主人,勉强凑到一起,不是作妖就是找事儿。

    乔颜到那个欧式装修风格的卧室转悠了一圈后就是没事找事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窗帘换种颜色,这张沙发不应该摆在那儿,花瓶要插上花,地毯都铺上,厨房冰箱填满……”

    乔颜居高临下地站在楼梯上,表现的像是一个在金主家里宣布主权的妖艳贱货,将刚才还对她各种看不上和冷暴力的佣人们指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虽然那群长舌妇为此抱怨连连,但谁让乔颜目前算是半个主人呢,他们心里叫苦不迭,却并不敢真说出来。

    乔颜无所谓,就是给这群人找点事做,有意见就憋着呗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她看似瞎折腾,但是别墅里的家具装饰什么的经过那么一改动,看着确实舒服了不少,还没改乱。

    那些本想去打小报告的人还以为来的是个有真本事的,心下先怯了,只能老老实实地先把安排的活计做完了再说。

    乔颜看着他们忙的无暇他顾,顿时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对寸步不离的保镖说她要去休息,让两个大块头不要打扰她。

    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,根本不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只是在乔颜进卧室后,两人立马就把门给堵了,一个站一边像两座门神,与其说是守门,不如说是在防止她逃跑。

    乔颜跑到窗户那里打开一瞧,下面也站着两个,后路一下堵死。

    渣狗子这回是动真格的了,到底什么情况,思及对方刚才在门口提到的那句话,她猜测难道是许雅雅在融入上流社会的过程中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然后大猪蹄子就火急火燎把她抓回来了,好给白月光继续当挡箭牌?

    乔颜在屋里来回踱步,转悠了一圈后觉得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,完全是渣渣狗能干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心中有数后,乔颜定了定神,让自己冷静下来恢复镇定,先给乔母那边打个电话报平安。

    感谢赵景翰的自大,没把她的手机收走。

    “妈,我到京市紧急出差了,大概需要一段时间不在魔都。”

    “住的那房子我已经交了三个月的房租,你要是想住就放心住着,要是想继续在医院陪床,也可以偶尔过去做顿饭,都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平常不要不舍得花钱,爸和小弟养伤期间需要营养,好饭好菜和水果你们都要吃……”

    乔颜不放心地叮嘱了许多,直到乔母那边有事要去办,她才结束通话,然后再往乔父的银行卡里打了一笔钱。

    突然手机叮咚一声响,短信显示她在公司那半个月的工资到账了。

    速度可真快,大猪蹄子一点后路都不给她留的,并且那个所谓的五百强企业连仔细询问本人都没有,就把她麻溜地给踢了。

    可能也觉得有点不人道,对方给她打了整月的工资。

    乔颜撇撇嘴,反正工作都已经丢了,这点钱不要白不要。

    掠过这茬,乔颜打通了王大小姐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王大小姐,我是乔颜,我回来了。”乔颜有气无力地问候对方。

    王静正在和一众小姐妹做spa,接到乔颜电话时还有点摸不着头脑,以为她是在外地遇上了什么困难,想朝她求助。

    谁知接通后的第一句话,竟然说的是她回来了?!

    “乔小颜,什么情况,你不是远走高飞了么,怎么飞来飞去又飞回来了?”她脱口而出的话因为震惊所以声音不小,其他和乔颜熟悉的大小姐们一下都听到了,纷纷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乔颜叹口气,无奈又委屈巴巴地再次将赵景翰给卖了。

    “我跑到魔都找了份工作,生活都快稳定下来了,景少突然找过去把我抓了回来,说让我陪他参加两天后的宴会,还提到许雅雅应付不来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
    乔颜三言两语把渣男主做的‘好事’抖落干净,顺便向王静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王静那边嘀嘀咕咕了一会儿,很快总结出答案告诉乔颜。

    那叫什么雅雅的许小三,在跟着赵景翰试图融入圈子时被她们联手整了,丢人丢大发了,估计暂时是没脸出来的,

    哈哈哈,想起那几次对方接连出的洋相,大小姐乐不可支,觉得真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而乔颜被抓回来一事,估计是赵景翰又想使唤她,外加当挡箭牌的吧,真是渣渣!

    “乔小颜,要不要我帮忙?”王静笑过之后顺嘴问道。

    好吧,原来如此,乔颜听后茅塞顿开,至于帮忙暂且不需要,她准备自己先动手给对方一个教训出出气,不行的话再找王静,毕竟大小姐的人情也不是那么好欠的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乔颜拿着手机默默按下三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喂,幺幺零吗?我想报警……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