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文艺时代的人生直播_ 第137章 极速报应-

时间:2021-05-25 14:5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王望舒小说文艺时代的人生直播 第137章 极速报应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这次卫生培训会,对柯南来说,不算是很陌生,以前也讲过,柯南不愿自己来讲,很喜欢请别人来讲。

    他认为,自己不是不能讲,如果看看有关的医学书,当然可以来讲,但是,讲过理论,如果被问到实际东西,可能就答不出,惹人笑话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不是这个村的人,村民的实际问题需要解决的时候,不在身边,村民的困难解决不了,还不如不讲。最好的办法是借力使力,让村医发挥作用。村民懂得了医学知识,懂得如何预防疾病,尽量少生病,不生病,村医没有钱赚,也不要紧,病人中,如果有不少人是村医的亲戚,也挺麻烦的。

    柯南答应给培训费,村民可以受益,村医也不会白跑,多少有点收入,加强一下村医的信心。只是动动嘴而已,就有了进项,名声也得到宣扬,大家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在贾志安出去通知村民来参加培训的时候,柯南和贾财务监督随便聊着。

    贾监督不敢说李干事半句坏话,他很聪明,如果不信任柯南,就干脆不说李干事的任何不足。

    柯南也清楚,贾监督背地里搞了很多鬼,利用职权中饱私囊,李干事心知肚明,就是不说破,因为李干事的把柄在贾监督的手里攥着,成了杀手锏,在忍无可忍的时候,可以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把柄,就是帐。李干事每贪一笔,他都贾监督就记得,把时间、地点、数额和见证人都记得清清楚楚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,他无意或者有意地向李干事透露了这一信息。李干事曾想尽办法要把他的会计身份撤掉,贾监督也加快了笼络人心的工作,利用白酒作为工具,达到了目的,担任了财务监督,比总监的地位低一些,但是在村里,已经够风光的了,饮水项目管理委员会里不能缺少这样的监督。

    李干事万万没想到,情况朝着他不愿意看到的方向逆转。

    贾监督的作法可能就是想将将贾干事拉下马,自己取而代之,结果贾干事的根系还比较发达,不容易撼动,他就想办法拉贾干事下水,让贾干事犯浑,贾监督就可以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项目上的帐都经过他的手,想要弄假账套真钱,不是什么难事,这是一般人看不出来的,的确可以达到一定效果,到达一定的目的。

    每次给贾干事的钱比给李干事的少多了。但是,贾干事已经明白,其地位远比李干事低得多,就不敢和李干事相比较,自己这一把年纪了,不是手里有一些百姓,他早就被无情地淘汰了。

    柯南跟贾监督没什么聊的,关键是柯南从心底里还没有原谅贾监督。

    他竟然欺骗弱小,缺少同情心,恃强凌弱,对于比较困难的农户,不会考虑救助,反而会制造一些麻烦给你。在领取退耕还林款和粮食补贴等各类补贴的农户,如果走帐,需要经过贾监督。

    钱数虽然不多,但是,有总比没有强,多少可以补贴一下家用。他们中间不识字的农户的各项补贴存折都在贾监督手里,他负责去领钱,领钱之后,给不给农户,给多少,都是由他说了算的。有的年纪大了,记不清楚,也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钱。这就麻烦了,贾监督到底有多少钱,只有天知道了,他自己可能都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小时,贾志安回来了,他笑嘻嘻地说:“我们周围的所有农户都通知到了,任务完成,我要求他们来,至于他们来不来,我就不敢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会来,我负责的小组,没有不到的,除非那些不想要钱的。”贾监督说。贾监督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了自信,他说的,可能就自认为是对的,其实,到底对不对,让事实来说话。

    柯南对贾志安说:“谢谢你,辛苦了!”季柯南非常欣赏那些愿意奉献的人。他们不图回报,虽说有小小的自私心,可还是有良心,有善心,有热心来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。他看到的,是那些普通人所做的普通的事,没有波澜起伏的故事,只有踏踏实实地活着的喜乐和满足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。这是我应该做的。你们能来我们高山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贾志安说。

    季柯南频频点头。不清楚这个人的来历,不便说话。怕说错了让人笑话,也影响了机构的形象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有一位戴着眼镜的老人进来了,他说:“哎呀,怎么没有人来呢?我开会可真积极啊。”这位老人积极参加会议,可能有一种强烈的表达的念头,平时说出来,没有人会听。趁这个机会,可以进一步和人交流,促进团结和睦的关系。在山区,戴眼镜的老人非常少,如果有,要格外小心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可真会说笑话,我们不是人吗?”贾监督说。

    那老人说:“贾监督可冤枉好人了。我们哪里敢和你们相比较?我说没人,是说没有能说话的人,你们是人!因为你们有权说话。我们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我不是人是什么?”贾监督说。

    柯南心想,按照你的表现和自私专顾自己的程度,应该不是人,算一样东西!如果不是东西,就是人。人也不是,东西也不是,就啥都不是。

    戴眼镜的老人说:“退休了,没事干,真的怀念当老师的时候。老了没用喽,只能来开开会,听听政策了。”他话音一落,季柯南马上明白过来,原来是一位退休老师。难怪很喜欢说话呢。老师诲人不倦,很喜欢教书,对该事业热爱,退休也不闲着。

    “老师来,我们欢迎,不是要老师听听政策,我们来是给村民讲卫生课的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卫生课?我们都是讲卫生的,不用教的。你们是不是有任务?”老人说。老人看问题就是一针见血。季柯南见问,心里咯噔一下,这是什么人?竟然会读心术?他说对了。的确是任务。如果没完成,考评会有一定的影响。如果完成了,觉得在走过场,仅仅是形式而已,没什么益处。如果没完成,在写报告的时候,说完成了,那就是撒谎,良心会不安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我们没任务,只是对捐款人有个交代。他们捐了钱,为村民做好事,解决吃水困难,不图回报,惟一的心愿就是不想让村民受害。本来是做好事,让大家都能吃上干净足够的自来水,希望大家少生病、不生病。”柯南说。柯南说这话,显得空洞,很是苍白无力。话不能不这样说,像是在写作文,写出来不能打动人心,却是吓死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好事。我们都不生病,都不死,那医生的红包从哪儿来?村里还住得下人吗?”老人说。老人说的话,有些让人寒心,看来,这是来挑刺来的。也可能是鸡蛋里面挑骨头的人。遇到这样的人,要软,以柔克刚。打太极,要会周旋,玩八卦,要会计算。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。给大家讲讲卫生科,预防疾病,不花冤枉钱,不给医院和医生做贡献,他们从哪里得红包呢?”贾监督说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会计就是对红包感兴趣,有头脑,佩服佩服啊!”老人说。这是话里有话,局外人不懂,局内人一听就明白,这是将矛头直接指向贾监督。

    贾监督一听,这明显戳到了他的痛处,就不再发言,老人说:“人老话多,树老根多,我不说不舒服,说出来,自己享受人家难受。”他心知肚明,就是要一吐为快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可以继续为村里出谋划策,为村里的发展发挥多热,夕阳更红。俗话说,家有二老,胜过活宝。老人吃的盐比后生吃的米多,走的桥比后生走的路多,大家都盼着老人出马,一个顶俩呢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不中用了。”老人说。

    柯南想起来给贾忠金打电话,拨通了贾忠金的电话,柯南说:“贾医生,村民已经到会了。你什么时候动身呢?”

    “来了多少人?人少了我可不愿意来,费汽油不说,浪费时间和精力,得不偿失。”贾忠金说。

    柯南说:“有二十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马上来。”贾忠金说。

    柯南用了一点计策,其实包括贾监督和他本人,才二十人。人少了,贾忠金肯定不来,那么这些来的人,就会有意见,下次再通知开会,越发困难。这个不算是善意的谎言,柯南目的是想给村民培训的机会,这个机会对村民来说可能是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的。或者说,在柯南的家乡城市,也不会遇到过这样的培训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20分钟,贾忠金到了,他从摩托车上下来,骑摩托车的小伙子把车停在一边,贾志安给他发了香烟,他坐在门口吸烟。贾忠金很忙,在贾监督说了来意后,柯南也简单做了一下介绍。主要是基金会在村里做的项目,为什么要搞卫生培训。

    开门见山,贾忠金开始了洋洋洒洒的讲课。他的理论和实践知识都非常丰富,给村民一口气讲了一个半小时,内容涉及到村里的常见病的预防知识。村民听得津津有味,讲完了,还舍不得离去。看来,柯南用对了人,找对了方法和路子,这样的培训,村民很欢迎。至于学习后掌握没有,还不清楚,季柯南拍照,作为工作报告的一部分,准备在做报告时提供。这个目的就算达到,没有录视频,这是好事。录了视频,就要负责解释好多问题。

    培训结束,柯南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刚准备做饭吃,李干事来了。他见面就说:“村里的决算出来没?”

    “出来了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李监督问:“有多少多额?”

    柯南说:“120万。”

    李干事说:“那怎么办?我们村里的缺口还很多。”

    柯南说:“那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李干事说:“哦。怎么不好办?”

    柯南说:“这钱已经被多先生挪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干事立马铁青了脸,半天不说话,索性躺在客厅里的凉床上,不一会儿,他“哎哟”一声,满嘴鲜血,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柯南看了,吓了一大跳,不知道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这样也不是办法,柯南赶紧拿了卷纸出来,递给李干事,他撕扯着卷纸,用它来擦拭嘴角,鲜血渐渐停止,地上不一会儿,就狼藉一片,带血的白纸到处都是,然后,李干事蹲下来,在乱纸堆里翻找,像是寻找什么宝贝。

    柯南看他这样子,心里直犯嘀咕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在乱纸堆里找到东西,他说:“就是这家伙,害得我差点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柯南一看,是一枚大门牙,上面黑乎乎的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牙根很长,看起来像是狼牙。柯南再看李干事,竟然没了门齿,门面上的大牙竟然全军覆没,难怪李干事的脸颊有窝,那里早已没了支撑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这些酒,这些烟,白酒和大叶子烟,是无情的杀手,很是厉害。把李干事折磨得像是七八十岁的人了,其实他才五十多数。上苍的公义,真是“伸冤在我,我必报应”!百姓能颐养天年,享受天赐的美物,这个公平的法则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是正确的,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既然合同签了那多钱,就得给那多钱。捐赠的东西,不能反悔,要不,大家都下不来台。”李干事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下不来台?”柯南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向村民交代。不明真相的还以为是我贪污了呢。”李干事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我们会把实际捐助的数额写入纪念碑,大家都可以看到,绝对不会怀疑你们贪污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人心复杂啊!就是写了碑文,刻在石头上,还会有人说三道四,我们承受不起啊。”李干事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我们再回去商量一下啊。”柯南说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好商量的。给就给,不给就不给,只要你能说服我。”李干事说。

    柯南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,这个李干事已经明显地赖上了基金会,这钱是非要不可了,除非他死了,这事不会善罢甘休的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